test
nothing special

電扇有一台吹著吹著就像是嚥下最後一口氣般地,死了過去
前陣子還是重病階段時,全家都得忍受它老頭般的不吭氣...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阿里不達必定是造成這一次電影事件的原兇,卻也讓我見識到另外一種很是跳"痛"的文字力量展示...

可見得我們是如何又如此地受制於這個集體創作的所謂溝通工具;以一種荒誕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模式...迷信會產生強大到不可置信的力量,知識無用論在此又被輕蔑地證實了!即使我們不懂,沒知識也不願意去懂,只要信著了,不可思議的力量就這麼嚇人的漫開了去;體驗過這種驚心動魄的人們,不免會要搖頭嘆息,渺小的人類以其微不足道的腦子建構的學問,也只能自欺欺人地騙騙一小部份的人類自己罷了。對不相信知識的人來說,他們可能也認為追隨知識的人是另外一種迷信族?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下午的冷冬還是只有10度左右吧!

不得不出門,翻了半天找出尋常冬天也難得穿一回的超厚毛衣,再套上牛仔長大衣(也就是西部片裡可以把長管獵槍塞進衣襟裡的那一種)才走了出去。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下午的霏霏細雨似飄未盡落,我因為一個古板的程序得用印蓋章。不想用那隨便電動刻成的不像話楷體醜印,這是拿來應付叫領掛號信的郵差的;但一下子又找不到那顆多少年沒再用過的牙章,翻箱倒櫃將近一個鐘頭總算有收穫,沒找到心想的那一顆,卻找到更久以前質地更好印文更繁複還圈著龍紋的,先父在我出生後不久便請人刻來等我長大要用的。幾十年沒用的古董章拿出來又覺得太過隆重,那不過是個僵化請款程序的一張沒有好好設計的表格罷,但現下找不到另一顆簡單一些的篆字章,就用了。

可使用中的印泥也不過是配合那便宜的楷體章隨便買的,水水的印色竟然吃不上印身,想來這真正的印章也會排斥那種假印泥。想想乾脆到對面郵局借蓋一下就好,信步便下樓過了馬路來到郵局。節沒想到郵局使用的印台竟然和家裡那個被我的印章瞧不起的假貨同一種等級,水水薄薄的一點也沒有朱砂感。沒法子只好走趟文具店為蓋這一個印專門買一個像樣的印泥吧。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一聽就知道這是個頑固的堅持,顯然只有像是日本民族這種個性的人類才做得出來的傻事。而會把這種行為當傻事,也同樣透露出我們平凡而隨便的台灣思考模式特色。
眼鏡框料的材質有形式和功能上的基本要求和限制,或厚重或輕巧,都得有一定程度的堅固和彈性。這種前提下很自然的演變成兩種主流材質,早年大行其道的塑料框有價格和可塑性帶來的安全感和方便性等優勢;金屬框則造就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氣質樣貌。另外自然也會有結合兩種材質特色產生的混種框,提供不同的口味需求。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朋友送來一本純黑素面筆記本。

沉甸甸的厚實份量,低調的精裝皮面一入手就感覺到不太尋常的質地。那不像是一般的人造皮能表現的紋路和光澤(當然,也有故意把頂級皮料拿來處理成沒有半點皮味的塑料感的名牌皮件,知道我指的是什麼吧?)。湊近一聞,原始皮革特有的味道撲鼻而來。幾近完美無瑕的均勻皮面若是由整片小牛皮削薄而來,那麼光是這封面用料成本就要超過三百元吧!在左上方角落接著發現一行沒有顏色的凹紋,得要仔細打量才能看出是PORSCHE DESIGN 的特殊幾何扁字商標。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下午的霏霏細雨似飄未盡落,我因為一個古板的程序得用印蓋章。不想用那隨便電動刻成的不像話楷體醜印,這是拿來應付叫領掛號信的郵差的;但一下子又找不到那顆多少年沒再用過的牙章,翻箱倒櫃將近一個鐘頭總算有收穫,沒找到心想的那一顆,卻找到更久以前質地更好印文更繁複還圈著龍紋的,先父在我出生後不久便請人刻來等我長大要用的。幾十年沒用的古董章拿出來又覺得太過隆重,那不過是個僵化請款程序的一張沒有好好設計的表格罷,但現下找不到另一顆簡單一些的篆字章,就用了。

可使用中的印泥也不過是配合那便宜的楷體章隨便買的,水水的印色竟然吃不上印身,想來這真正的印章也會排斥那種假印泥。尋思乾脆到對面郵局借蓋一下就好,信步便下樓過了馬路來到郵局。節沒想到郵局使用的印台竟然和家裡那個被我的印章瞧不起的假貨同一種等級,水水薄薄的一點也沒有朱砂感。沒法子只好走趟文具店為蓋這一個印專門買一個像樣的印泥吧。

Posted by hydequinn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