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霏霏細雨似飄未盡落,我因為一個古板的程序得用印蓋章。不想用那隨便電動刻成的不像話楷體醜印,這是拿來應付叫領掛號信的郵差的;但一下子又找不到那顆多少年沒再用過的牙章,翻箱倒櫃將近一個鐘頭總算有收穫,沒找到心想的那一顆,卻找到更久以前質地更好印文更繁複還圈著龍紋的,先父在我出生後不久便請人刻來等我長大要用的。幾十年沒用的古董章拿出來又覺得太過隆重,那不過是個僵化請款程序的一張沒有好好設計的表格罷,但現下找不到另一顆簡單一些的篆字章,就用了。

可使用中的印泥也不過是配合那便宜的楷體章隨便買的,水水的印色竟然吃不上印身,想來這真正的印章也會排斥那種假印泥。尋思乾脆到對面郵局借蓋一下就好,信步便下樓過了馬路來到郵局。節沒想到郵局使用的印台竟然和家裡那個被我的印章瞧不起的假貨同一種等級,水水薄薄的一點也沒有朱砂感。沒法子只好走趟文具店為蓋這一個印專門買一個像樣的印泥吧。

和日本技術合作的利百代印台是很常見的商用印台產品,如果不是書畫名家大概會覺得那算是挺棒的印台材質了吧。我拆開一個徑不過三寸的迷你印泥看看,它的印床已經“進化”成海棉體,以前那種和著油和朱砂的泥狀物早就被商界淘汰了吧。但海棉能吸附的“墨水”成份和濃度想來只不過也是適合橡皮章那種材質而已。這種新技術顯然蓋不得老印章(其實我想說的是配不上)。正在猶豫要不要花錢買個不太合適的來蓋就那麼一個章,往後大概等到印台又乾了也還蓋不到第二次吧;眼線往下一瞄,看到另外一種沒見過的牌子,它強調自己是書畫家從使用者角度在很難在普通文具店買到可用的印泥的情況下,氣不過或想不開竟爾自己研發出來的新品牌。先引起我的高度興趣的竟然是那個有點設計的塑膠小圓盒,黑色的底座配透明的上蓋,顯露出那溫潤厚實又熟悉的古意朱泥色調。翻面一看材質說明,我二話不說就直接走去買了單,正是艾草。冷天不凝固,熱來不出油,這麼棒的印泥最適合蓋石頭章了!但,我想會來文具店買印泥的公司行號出納會計等相干人員,大概都不會選擇它。橡皮圖章到底還是配海棉印台才適合吧。那麼,這一想就覺得很可憐的古意印泥要等到下一個像我一樣的龜毛客,不知道民國已經又哪一年了...

隨後又在擺書的地方看看,被一本幾近純黑的書吸了過去。要接受這樣的封面設計,需要的不是設計者的眼光和天份,而是出版社老大的氣度呢。隨手翻了幾頁,感覺和意外找到的艾草印泥相當,又掏了錢。這一本是谷崎潤一郎的陰翳禮讚,七八十年前的時代交錯隨筆,今日讀著竟也完全切題,一點都不過時。

時間,是人創造的一種概念而已吧。

創作者介紹

蘿蔔也很樂

hydequ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