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就知道這是個頑固的堅持,顯然只有像是日本民族這種個性的人類才做得出來的傻事。而會把這種行為當傻事,也同樣透露出我們平凡而隨便的台灣思考模式特色。
眼鏡框料的材質有形式和功能上的基本要求和限制,或厚重或輕巧,都得有一定程度的堅固和彈性。這種前提下很自然的演變成兩種主流材質,早年大行其道的塑料框有價格和可塑性帶來的安全感和方便性等優勢;金屬框則造就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氣質樣貌。另外自然也會有結合兩種材質特色產生的混種框,提供不同的口味需求。
而執著於木頭給人類帶來的種種質樸的、自然的、溫馨的,甚至是一種含有依賴性的安全感的情愫,再想把它用來做眼鏡框,需要的可不是普通的偏執程度就能應付過關的態度而已,一定非得再具備不顧一切的熱情和一顆怪怪的腦袋才能成事。
另外眼鏡還身負著任重道遠的耐久職責,所以當它變成木頭材質時,不免地會令人對其堅固程度揑一小把冷汗。生怕一不小心就會把它弄斷;而同樣是纖細的木頭製品,筷子好像就沒有人會去操這個心。至於牙籤那種用完就扔的更小的玩意兒就更是斷不足惜的了。
扯遠了些,話說木頭框在小眾圈圈裡小小風靡了一陣之後,總是有小聰明的咱們台灣人又想出一招,以優異的表面加工技術把塑料框打磨成粗糙的木紋質感。而這一次混種模擬的成果著實驚人,讓一向痛恨假東西如印刷木紋地磚或是灌成木頭模樣的混凝土欄杆的我也忍不住去配了付假木頭眼鏡框。
戴上一看,電影裡的變態殺人狂不就這副德性嗎?

創作者介紹

蘿蔔也很樂

hydequ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