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冷冬還是只有10度左右吧!

不得不出門,翻了半天找出尋常冬天也難得穿一回的超厚毛衣,再套上牛仔長大衣(也就是西部片裡可以把長管獵槍塞進衣襟裡的那一種)才走了出去。

颼颼冷風中過了兩個紅綠燈才接近捷運站,迎面飄過來一個清瘦的女孩,天啊!她竟然只兩件薄衫,那衣服薄得還可以看到下面那件胸罩的痕跡,但是骨感到令人不起半點遐想的模樣。我只起了個「她一點也不覺得冷嗎?」的念頭。往前,是一個可能因為站久了而漸漸瑟縮起來的房仲業務員在發傳單;再走,還是發傳單的少女,她看都不看也不發給我,八成是美容塑身業的;再接著一個衣著邋遢的老頭一樣瞧也沒瞧我就擠過一張房產預售傳單,我迅速閃過身去以免減速。

前方出現今天的主角,他的裝束立刻吸住我的好奇眼光!再打量他的動作果真完全配合他那一整副武裝,這在本地實屬難得一見的奇景,不然就是我真少見多怪,看他行進方向和我顯然是同一目的。抱著看戲的好奇心,我緩了兩步以便讓他那嫌慢了點的裝模作樣在我前面踏上電扶梯。

姑且叫他尖頭長靴呢帽男吧,不知哪ㄦ買來的過膝長統靴,把他的長褲幾乎都包了進去。這麼誇張的尺寸竟還配著如同阿拉伯式的鞋尖,只差沒有捲起來,但翹得也夠老高了。上身包著和帽子一樣材質的厚呢大衣,下擺到靴子頂端大概就剩一個拳頭寬的縫隙可以證明他是有穿褲子的。

這身打扮也不知道是要晃去哪裡做啥的,但他的動作就好像是跟著有魔咒的戲服一上身就不由自主地擺起身段來一樣,感覺好像在看不是很順暢的衛兵走路分解動作。這位老兄還配合舉手抬足間的睥睨左顧右盼呢,我也意識到而朝四周掃了一下眼角,發現好像沒有其他人和我一樣的大驚小怪。但這可是極端不尋常的怪異畫面耶,怎麼大家都視而不見呢?還是這是屬於這個城市的集體冷漠性格?這位尖頭長靴呢帽男的心裡也是希望有像我一樣端詳他的路人吧?雖然我的眼光總是帶著點諧謔的負面評斷,但就有人被我數落了半天還以為我在稱讚他的哩。

尾隨了半天,我同時想像這種「型男」到底是何長像,他拉高的衣領和呢帽遮掉大半的側面,從一個車廂外遠看他的我只能確定他還戴著耳機。等車時只見他不斷左右移動繼續他的軍閥式身段演出,而且三兩下以後還會來個小跨步立定,借機展示他那鏗鏘響的超長怪靴。我又開始想著他不是這種穿著時到底又是哪一種動作,例如穿著睡衣時也要這樣看來看去嗎?做著軍閥般動作的他聽的又是哪一種音樂呢?

創作者介紹

蘿蔔也很樂

hydequ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